描写动作的句子

他就像一条癞皮狗似的瘫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我一进门就瘫倒在沙发上,全身像散了架一样,胳膊和腿都不会动弹了。

我躺在床上,精神松弛下来,才感觉到浑身像一滩软泥,一点劲儿也没有了,软绵绵地挺不起个儿来。

他哆嗦得像风雨中的树叶。

那家伙听到吼声,吓得激灵儿打了个冷战。

那人浑身像触电一般,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顿时魂飞魄散,浑身筛糠似地抖成一团。

她早把魂儿吓到九霄云外去了,跪在地下,抖成一团。

由于她穿得过于单薄,在早晨的冷风里,冻得瑟瑟发抖。

刺地一声,滑了一个跟头。

我没有防备,“扑通”一声,被撞了个后仰壳。

那大汉仰身倒下去,“扑通”一声,像一座石碑倒在地上。

小敏跌了个十足的“嘴嗡泥”,嘴唇上麻麻的,好像一下子变厚了。

那人脚下站立不稳,往后一仰,跌了个“乌龟拜天”,四个爪子在空中胡抓乱挠。

“扑腾”一声。她栽倒在烂泥堆里,浑身上下刹时变得像个被大水冲掉了金粉的泥菩萨。

他蹲下身来,眼望着地面,只是吧嗒吧嗒地吸烟。

我和小张爬到前沿阵地,伏在草丛里,窥视着敌人的行动,侦察他们的火力。

我们胸脯贴着大地,静静地埋伏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连粗气也不敢出,生怕被他们的哨兵发现。

这小青年的身躯是用钢骨水泥浇成的,腰杆硬,胸膛挺,雄赳赳,气昂昂,够威武的哩!

体育老师一声口令:“立正!”我们一个个挺起胸膛,眼望前方,站得笔挺,像一排排挺拔的小白杨。

我们握着镰刀弯腰收割,望着金黄饱满的谷粒,早已经忘却了疲劳。

同学们腰系布袋走在田垄上,一步一弯腰,拾起那失落的一棵棵稻穗。

她两眼喷火,把拳头握得格格响。

我拿起书包,朝肩上一挂,飞出了家门。

她拿起菜篮,一转身,像旋风一样出了大门。

久别重逢,小军的大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放。

那双手像铁钳一般握住铁栅,两眼激动地望着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们两人手搀着手,在外滩的林荫大道上边漫步边说笑。

她扶着我,我扶着他,我们两人总算走尽了那段泥泞的小路。

温柔的妻子搀扶着刚刚安上假肢的丈夫,在一条长长的走廊里走过来,走过去,操练着走路。

妈妈把我搂在怀里,紧紧地搂住,好像怕我被风吹走似的。

小时候,我夜夜搂着妈妈的脖子安睡,在妈妈温暖的怀里,我做着甜蜜的梦。

娇小的妈妈,双手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孩子,真如抱着一个充足了气的大皮球。

我一下火车,他就把我热烈地拥抱在怀里,我们两颗心合着一个节奏,怦怦欢跳。

他五大三粗,像老鹰小鸡似的,一把将他拎了起来。

他提起包裹,然后用手臂挽住,含着泪,不声不响地走了。

她拎着红色的小包,像一朵云彩一般,飘动在花团锦簇的小径上。

我手提两个箱子,一口气赶了三十四路程,感到两腿发软,手臂麻木。

磨好墨,他就抓起笔,龙飞凤舞地挥写起来。

他两手抓住竹竿,像敏捷的猴子那样,双脚一蹬,就噌噌噌地爬了上去。

每天早晨,我们排列在操场上,随着雄壮的乐曲,我们举手敬礼,目送五星红旗渐渐地升上天空。

列车启动了,她举起双手挥舞起来;我的眼睛模糊了,她的身影渐渐消失,然而那依依惜别的情景却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

她灵巧的手指拨动着算盘珠子,发出乐曲般动人的声响。

只见布帘一掀,她撩开帘子走进来了,姿态端庄,落落大方。

我和几个小伙伴轻轻地拨开野草,像寻觅珍宝似地捕捉着蟋蟀。

她撩起而盆里的水,洒在那一棵棵盆花上,那一朵朵盛开的月季,似乎都在点头微笑。

太阳升起来了,它拨开了迷雾,画出了高楼大厦的轮廓,撩起了笼罩在城市头上的面纱。

他在袋里掏了又掏,才掏出五分钱来,买了只烧饼充饥。

爸爸常常抚摸着我的头,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要好好读书!”

 

玉妹挑起白色的竹篓轻捷地飞步,好似那扇动洁白翅膀的天鹅,勇敢地向前飞翔着。

她扭头就跑,脚下飞起了一缕沙尘。

小芳,像一只轻盈的燕子,早飞得没影儿了。

他就像一只被猎手追赶的兔子,箭一般地跑了。

他说了声“我去看看”,就像离弦的箭飞向门外。

她脸跑得红扑扑的,喘着气,乌黑黑的短头发被汗珠沾在额头。

他冲刺似地朝出事地点飞去,那速度,真好比两肋生翅,脚底生风。

娟娟飞跑着,两条腿像钟摆一样机械地抬起落下,又抬起,再落下。

他飞快地往前跑,一眨眼就像一只野兔钻进稻田里似的,跑得无影无踪。

忽然,听见街上“咕冬咕冬”有人跑,把房子震得好像要摇晃起来,窗户纸也“哗啦哗啦”地响。

他好像是换了两条腿,跑得如风似电!距离,被他那从心里喷涌而出的巨大而神奇的力量,一米又一米地吞没着,吞没着。

一句话气得她像虾米似的乱跳乱蹦。

他脚上像踩了弹簧似的,高兴地跳了起来。

“什么?人跑了?”老刘一听,像蝎子螫了似地跳起来。

女孩们欢欢喜喜地打闹着,佛山雀一样在花草中蹦来跳去。

他像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人一样,猛然跳到她身边,给她打开手铐。

他将身子往下一蹲,顺着墙根,溜到院墙下,像只狸猫似的,一纵身上了墙头。

姚良像野鹿一样敏捷地纵身一跃,跨过河沟,跳到他眼前,抓住他的两个肩膀,使劲地摇晃。

刚出校门,这两个小伙伴就肩并肩飞跑起来,像两只小兔,又像一对云雀,欢蹦乱跳,叽叽喳喳。

孩子们脱下身上的罩衫,在草地上奔跑、蹦跳,去追逐田野上的风。在风中飘动的花罩衫,像蓝海上的红帆,兜满了童年的笑声。

那家伙一看风头不对,连忙像脚底下擦油似的,溜之大吉。

他像只小老鼠似的,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队伍中溜走了。

她见机关败露,像条泥鳅似地往人群里一钻,不见了。

小强在人丛中像泥鳅一样窜逃着,身后传来母亲的阵阵尖叫。

这幽灵般的窃贼,悄悄地下了围墙,鬼影似地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那小子头也不回地朝庄稼地里窜去,只听见高粱叶子蟋蟋嗦嗦一阵响,立刻就看不见了。

这小家伙浑身是泥,满头是汗,像一阵旋风一样闯了进来。

下课铃一响,他像一发出膛的炮弹一样,嗖地一声冲出了教室。

小海真是一个好中锋,灵活得像条龙,带球快如风,一闪间就冲到了对方门前。

葫芦儿捏着拳头,咬着牙,突然头一低,像头野牛似的冲过来;二妞赶紧把身子一闪,躲开了。

他伫立在雨中,像一尊石像。

他静静地伫立在长安街的暮色里。

他像一棵高高的白杨树,威武地立在哨岗上。

她站得溜直,紧闭着嘴唇,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着。

她木然地伫立在窗前,是沉思?是焦虑?是等待?还是......

她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就像她身后那棵挺拔的大树,巍然屹立。

筏子上站着一个人,随着波涛的起伏,却居然像生了根似地站在那里。

她像受到电击一样“腾”地站起来。

她宛如弹簧猛地脱开了重压,“腾”地站了起来。

老人“霍”地站了起来,弯着腰,满脸笑出了鱼网纹。

老人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心里像揣着只兔子,“蹦蹦”乱跳。

她笔杆条直地坐在椅子上,像雕像般纹丝不动。

他像被人当胸击了一拳似的,颓丧地坐在椅子上。

她坐在海边的礁石上,严峻像一座大理石雕像。

老人在地头上像根木橛子似的,直挺挺地坐了有两袋烟的工夫。

爸爸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椅子发出“咯咯吱吱”的响声。

他摊手摊脚地躺着,肚子挺着像座小山。

他俩安适地躺在海边的沙滩上,沐浴着阳光。

他疲倦了,躺到床上去,十指交叉将两只手压在脑勺下面,闭了一会儿眼睛,然后睁开,望着天花板。

她吓得魂飞天外,像一团烂泥软瘫在地上。

这个坏家伙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浑身瘫软下来。

她像泥一样瘫倒在草地上,已经没有力量站起来了。

 

这时,我的脚像生了根似的,再也挪动不了一步。

不知怎的,我的脚像铁钉钉在地上似的,一步也不能往前挪。

想到这儿,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脚下像生了风,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回跑。

老师一手抚摸着明明的头,一手替明明擦去脸上两颗晶莹的泪珠,明明扶着老师走出门口。

奶奶愣了片刻,好像噎着了。她把拐棍使劲撑着,站起来,颤巍巍的,向前挪了几步。

我站起来,脚跟站立不稳,只觉得天旋地转,身子不由自主地转着,好像脚下踩了个陀螺。

我们慢悠悠地走着,像在扭秧歌似的。

他们把干树枝扎成一捆,一个同学背在肩上,沿着小路蹒跚地走着,样子蛮像个樵夫哩。

他的双手时抬时落,头时而向左侧,时而向右侧,完全沉浸在乐海之中。

 

钢琴演奏家的双手在琴键上自由自在地移动跳跃,那钢琴便发出连续的美妙的旋律。

孩子们的手腕脱那么柔软,目光那么柔和,伴出悠扬,悦耳的乐曲,一步,一摇、一展,都极自然优美。

音乐响了,节奏鲜明。同学伸臂抬腿,格外有力,动作也干净利落,真有雪中练武的味道。

他双手抱球,连连三个箭步,纵身一跃,一个腾空,投进一个两分球。

右脚踩着冰滑子,左脚用力一蹬,吱溜一下子,滑出去老远。

他们紧紧地握住大绳,叉开双腿,微微下蹲,脸绷得通红通红的。

同学们拎着水桶,拿着抹布,一会儿擦交通岗台,一会儿又擦街栏杆,干得热火朝天。

他爬上梯子,小心翼翼地从浓密的桃叶中把硕大的桃子摘下来。

我摇摇摆摆地走着,只觉两腿发软,气也喘不匀了。

我三步并两步地跑了过去,像一只松鼠一样抱着树干,爬了上去。

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暗蓝的夜色之中了。

你轻轻地走进教室,像踩着一路柔软的鹅毛。

他忽然放轻了脚步,仿佛怕惊扰了什么似的。

我的脚下悠悠忽忽,像一步步踩在棉花堆上。

她走得轻盈洒脱,湖蓝色纱裙像一缕轻烟缭绕。

踏上半尺厚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有节奏的声响。

妈妈步子碎,走得快,像陀螺一样在厨房里打转。

她提起奶桶,像一缕轻风似地飘进了绿柳掩映的红砖小屋。

她额角上淌着巨大的汗珠,嘴里喘着粗气,摇摇晃晃地向前走着。

她脑后那束乌云般的秀发,随着脚步有节奏地甩动,秀美而又飘逸。

他说完,像一阵轻风,飘然而去。

他一溜烟儿走在前面,脚步又轻又快。

他俩急匆匆走着,脸上汗水像小雨点往下滴。

他那两只脚像装上车轮一样,走得非常快,仿佛有一股力量在推动他前进。

只见他昂头急奔:步幅均匀,步频紧凑,蹬动有力,腰肢放松,整个动作显得优美而富有弹性。

脚上像拖了块铅一样迈不动步。

地面坑坑洼洼的,老张低一脚高一脚地走着。

小莲走得更慢了,她的腿老是打弯,似乎就要瘫倒。

他挣扎着走了几步,觉得心慌、头昏,每迈一步,腿上都像有千把斤重。

他像害了大病似的,身子软瘫着,蹒跚着脚步。

爷爷迈着歪歪斜斜的步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老汉躬着腰,拄着拐棍,腿脚磕磕绊绊的,很不灵便了。

老汉拄着一根闪闪发亮的拐杖,一瘸一跛地迈着节奏均匀的步子。

他慢慢地踱步,就像蜗牛爬行那样,慢吞吞地落在后面。

背着书包,我们漫步在外滩的林荫大道上,边走边观赏着黄浦江边的风光。

毕业告别会后,我漫步在校园里,再一次看看那亲手种植的小树,亲手浇灌的花朵,还有培育我长大的教学大楼。

他飞步出门,像老鼠一样,“哧溜”一下溜走了。

这两只脚像踩上了风火轮,直向那电影院飞去。

他走得飞快,风鼓起衣衫,像是老鹰扑扇的翅膀。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