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然而,康妮感着一种日见增大的不安的感觉。因为她与一切隔绝,所以不安的感觉便疯狂似地把她占据。当她要宁静时,这种不安便牵动着她的四肢;当她要舒适地休息时,这种不安便挺直着她的脊骨。它在她的身内,子宫里,和什么地方跳动着,直至她觉得非跳进水里去游泳以摆脱它不可。这是一种疯狂的不安。它使她的心毫无理由地狂跳起来。她渐渐地消瘦了。

这种不安,有时使她狂奔着穿过林园,丢开了克利福,在羊齿草丛中俯卧着。这样她便可以摆脱她的家……她得摆脱她的家和一切的人。树林象是她唯一的安身处,她的避难地。

但是树林却不是一个真正的安身避难的地方,因为她和树林并没有真正的接触。这只是她可以摆脱其他一切的一个地方罢了。她从来没有接触树林本身的神……假如树林真有这种怪诞的东西的话。

朦胧地,她知道自己是渐渐地萎凋谢了;朦胧地,她知道自己和一切都没有联系,她已与实质的、有生命的世界脱离关系。她只有克利福和他的书,而这些书是没有生命的……里面是空无一物的,只是一个一个的空洞罢了。她朦胧地知道,她虽然朦胧地知道,但是她却觉得好象自己的头碰在石头上一样。

她的父亲又惊醒地说:"康妮,你为什么不找个情人呢?那于你是大有益处的。"

那年冬天,蔑克里斯来这儿住了几天,他是个年轻的尔兰人,他写的剧本在美国上演,赚过一笔大钱。曾经有一个时候,他受过伦敦时髦社会很热烈的欢迎;因为他所写的都是时髦社会的剧本。后来,这般时髦社会的人们,渐渐地明白了自己实在被这达布林的流氓所嘲弄了,于是来了一个反动。蔑克里斯这个字成为最下流、最被轻视的字了。他们发觉他是反对英国的,这一点,在发觉的人看来,是罪大恶极的。从此,伦敦和时髦社会把他骂得体无完肤,把他象一件脏东西似的丢在垃圾桶里。

可是蔑克里斯却住在贵族助梅惠区里,而且走过帮德街时,竟是仪表堂堂,俨然贵绅;因为只要你有钱,纵令你是个下流人。最好的裁缝师也不会拒绝你的光顾的。

这个三十岁的青年,虽然正在走着倒霉运气,但是克利福却不犹豫地把他请到勒格贝来。蔑克里斯大概拥有几百万的听众;而正当他现在被时髦社会所遗弃不时,居然被请到勒格贝来,他无疑地是要感激的。既然他心中感激,那么他无疑地便要帮助克利福在美国成名起来,不露马脚的吹嘘,是可以使人赫然出名的,不管出的是什么名——尤其是在美国,克利福是个未来的作家,而且是个很慕虚名的人。还有一层便是蔑克里斯曾把他在一出剧本里描写得伟大高贵,使克利福成了一种大众的英雄——直至他发觉了自己实在是受人嘲弄了的时候为止。

克利福这种盲目的、迫切的沽名钓誉的天,他这种要使那浮游无定的大千世界——其实这种世界是他自己所不认识而且惧怕的——知道他,知道他是一个作家,一个第一流的新作家的天,是有点使康妮惊异的。从她的强壮的、善于引答人彀的老父亲麦尔肯爵士本身,康妮知道艺术家们也是用吹牛方法使自己的货色抬高的。但是她的父亲用的是些老方法,这些老方法是其他皇家艺术学会的会员们兜售他们的作品时所通用的。至于克利福呢,他发现各种各样的新宣传方法。他把各种各样的人请到勒格贝来,他虽则不至于颜婶膝,但是他因为急于成名,所以凡是可用的手段都采用了。

蔑克里斯坐着一部漂亮的汽车,带了一个车夫和一个男仆来到了,他穿得漂亮极了;但是一看见了他,克利福的乡绅的心里便感到一种退缩。这蔑克里斯并不是……不确是……其实一点也不是……表里一致的。这一点在克利福看来是毫无疑义了,可是克利福对他是很有礼貌的;对他的惊人的成功是含着无限羡慕的。所谓"成功"的财神,在半谦卑半傲慢的蔑克里斯的脚跟边,张牙舞爪地徘徊着,保护着他。把克利福整个威吓着了;因为他自己也是想卖身与财神,也想成功的,如果她肯接受他的话。

不管伦敦最阔绰的的区域里裁缝师、帽子商人、理发匠、鞋匠怎样打扮蔑克里斯,他都显然地不是一个英国人。不,不,他显然地不是英国人;他的平板而苍白的脸孔;他的高兴举止和他的怨恨,都不是一个英国人所有的。他抱着怨恨,愤懑,让这种感情在举止上流露出来,这是一个真正的英国绅士所不齿为的。可怜的蔑克里斯,因为他受过的冷眼和攻击太多了,所以现在还是处处留神,时时担心,有点象狗似的尾巴藏在两间。他全凭着他的本能,尤其是他的厚脸皮,用他的戏剧在社会上层替自己打开了一条路,直至赫然成名。他的剧本得到了观众的欢心。他以为受人冷眼和攻击的日子过去了。唉,那知道这种日子没有过去……而且永不会过去呢!因为这冷眼和攻击之来,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他咎由自取的。他渴望着到不属于他的英国上流社会里去生活。但是他们多么写意地给他以种种攻击!而他是多么痛恨他们!

然而这达布林的杂种狗,却带着仆人,乘着漂亮的汽车,到处旅行。

他有的地方使康妮喜欢,他并不摆架子,他对自己不抱幻想。克利福所要知道的事情,他说得又有理,又简洁,又实际。他并不夸张或任。他知道克利福请他到勒格贝来为的是要利用他,因此他象-个狡猾老练的大腹贾似的,态度差不多冷静地让人盘问种种问题,而他也从容大方地回答。

"金钱!"他说。"金钱是一种天,弄钱是一个男子所有的天赋本能。不论你干什么:都是为钱;不论你弄什么把戏,也是为钱,这是你的天中一种永久的事。你一旦开始了赚钱,你便继续赚下去;直至某种地步,我想。"

"但是你得会开始才行。"克利福说。

"啊,当然呀,你得进到里面去,如果你不能进去,便什么也不行,你得打出一条进路;一旦有了进路,你就可以前行无阻了。"

"但是除了写剧本外,还有弄钱的方法么?"克利福问道。

"啊,大概没有了!我也许是个好作家,或者是个坏作家,但我总是一个戏剧作家,我不能成为别的东西。这是毫无疑义的。"

"你以为你必定要成为一个成功的戏剧作家么?"康妮问道。

"对了,的确!"他突然地回转头去向她说:"那是没有什么的!成功没有什么,甚至大众也没有什么。我的戏剧里,实在没有什么可使戏剧成功的东西。没有的。它们简直就是成功的戏剧罢了,和天气一样……是一种不得不这样的东西……至少目前是这样。"

他的沉溺在无底的幻灭中的迟钝而微突的眼睛,转向康妮望着,她觉得微微战栗起来。他的样子是这样的老……无限的老;他似乎是个一代一代的幻灭累积而成的东西,和地层一样;而同时他又象个孤零的小孩子。在某种意义上,他是个被社会唾弃的人,但是他却象一只老鼠似的竭力挣扎地生活着。

"总之,在你这样年纪已有这种成就。是可惊的。"克利福沉思着说。

"我今年三十岁了……是的,三十岁了!"蔑克里斯一边锐敏地说,一边怪异地笑着,这笑是空洞的,得意的,而又带苦味的。

"你还是独身一个人么?"康妮问道。

"你问的是什么意思?你问我独自生活着么?我却有个仆人。据她自己说,她是个希腊人,这是个什么也不会做的家伙。但是我却留着他,而我呢,我要结婚了。啊,是的,我定要结婚了。"

"你把结婚说得好象你要割掉你的扁桃腺似的。"康妮笑着说,"难道结婚是这样困难的么?"

他仰慕地望着她,"是人,查太莱夫人,那是有点困难的!我觉得……请你原谅我这句话……我觉得我不能跟一个英国女子,甚至不能跟一个尔兰女子结婚……"

"那么娶-个美国女子!"克利福说。

"啊,美国女子!"他空洞地笑了起来,"不,我会叫我的仆人替我找个土耳其女人,或者一个……一个什么近于东方的女人。"

这个奇特的、沮丧的、大成大就的人,真使康妮觉得奇怪。听说,单在美国方面,他就有五万金元的进款。有时他是漂亮的,当他向地下或向旁边注视时,光线照在他的上面,他象一个象牙雕刻的黑人似的,有着一种沉静持久的美。他的眼睛有点突出,眉浓厚而奇异地糨曲着,嘴部紧缩而固定,这种暂时的但是显露的镇静,是佛所有意追求而黑人有时超自然流露出来的,是一种很老的、种族所默认的东西!多少世代以来,它就为种族的命运所默认,而不顾我们个别的反抗。然后,悄悄地浮游而度,象一只老鼠在一条黑暗的河里一样。

康妮突然奇异地对他同情起来。她的同情里有怜悯,却也带点憎恶,这种同情差不多近于情了。这个受人排挤、受人唾弃的人!人们说他浅薄无聊!但是克利福比他显得浅薄无聊得多,自作聪明得多!而且蠢笨得多呢。

蔑克里斯立刻知道她对他有了一种印象。他那有点浮突的褐色的眼睛,怪不经意地望着她。他打量着她,打量着她对于他的印象的深浅。他和英国人在一起的时候,是永远受人冷待的。甚至有情也不中用。可是女子们却有时为他颠倒……是的,甚至于英国女子们呢。

他分明知道他和克利福的关系如何。他们俩象是一对异种的狗,原应互相张牙舞爪的,而因情境所迫,便不得不挂着一副笑脸。但是和一个女人的关系如何,他却不太摸得着头脑了。

早餐是开在各人寝室里的。克利福在午餐以前从不出来,饭厅里总是有点忧闷。喝过咖啡后,蔑克里斯恍恍惚惚地烦燥起来,不知做什么好。这是十一月的一个美丽的日子……在勒格贝,这算是美丽的了。他望了那凄凉的园林。上帝哟!什么一块地方!

他叫仆人去问查太莱夫人要他帮什么忙不,因为他打算乘火车到雪非尔德走走。仆人回来说,查太莱夫人请他上她的起坐室里坐坐。

康妮的起坐室是三楼,这是屋座中部的最高层楼。克利福的住所,不待言是在楼下了。他觉得很荣耀的被请到查太莱夫人的私人客室里去。他盲目地跟着仆人……他是从不注意外界事物或与他的四周的事物有所接触的。可是在她的小客室里,他却模糊地望了一望那些美丽的德国复制的勒瓦和塞扎纳①的作品。

①勒努瓦(Rbnoir)塞扎纳(Cexanne)颤是法国近代印象源大画家.

"这房子真是可。"他一边说一边奇异地微笑,露着牙齿,"住在这样的高楼上,你真是聪明啊。"

"可不是吗?"她说。

她的房子,是这大厅里唯一的华丽新式的房子,在勒格贝,只有这个地方能够表现点她的个。克利福是从来没有看过这房子的,而她也很少请人上这儿来。

现在,她和蔑克里斯在火炉边相对坐着谈话。她问他关于他自己、他的父母;他的兄弟的事情……他人的事情,康妮总是觉得有趣而神秘的,而当她有了同情的时候,阶级的成见便全没有了。蔑克里斯爽直地说着他自己的事,爽直地、诚实地披露着他那痛苦的、冷淡的、丧家狗的心情,然后流露着他的成功后的复仇的高傲。

"但是你为什么还是这么孤寂呢?"康妮问道。

他的微突的、刺探的、褐色的眼睛,又向她望着。

"有的人是这样的。"他答道。然后他用着一种利落的,讽刺的口气说:"但是,你自己呢?你自己不是个孤寂的人么?"康妮听了有点吃惊,沉思了一会,然后答道:"也许有点儿;但并不是全然孤寂着,和你一样!"

"我是全然地孤寂的人么?"他一边问,一边苦笑着,好象他牙痛似的,多么做作的微笑!他的眼睛带着十分忧郁的、忍痛的、幻灭的和惧怕的神气。

"但是,"她说,看见了他的神气,有点喘气起来:"你的确是孤寂的,不是么?"

她觉得从他那里发出了一种急迫的求援,她差不多颠倒了。

"是的,的确!"他说着,把头转了过去,向旁边地下望着,静默着,好象古代人类般的那种奇异的静默,看见了他冷淡她的这种神气,使康妮气馁了。

他抬起头直望着她,他看见一切,而且记住一切。同时,象一个深夜哭喊的小孩,他从他的内心向她哭喊着,直使她的子宫深处都感动了。

"你这样关心我,你真是太好了。"他简括地说。

"为什么我不关心你呢?"她发着那种强勉的、疾嘶的、常嘶声的苦笑。

"啊,那么……我可以握一下你的手吗?"他突然问道,两眼差不多用催眠力似地疑视着她。他用这恳求;直感动到她的子宫深处。

她神魂颠倒地呆望着他,他定了过来,在她旁边跪下。两手紧紧地扭着她的两脚,他的脸伏在她的膝上,一动也不动。她已完他地迷感着了,在一种惊骇中俯望着他的柔嫩的颈背,觉着他的脸孔紧压着她的大腿。她茫然自失了,不由得把她的手,柔地,伶悯地放在他的无抵抗的颓背上。他全身战栗起来。

跟着,他始起头,用那闪光的,带着可怖的恳求的两眼望着她;她完全地不能自主了,她的胸怀里泛流着一种对他回答的无限的欲望,她可以给他一切的一切。

他是个奇怪而娇弱的情人,对女人很是娇弱,不能自制地战栗着,而同时,却又冷静地默听着外界的一切动静。

在她呢,她除了知道自己的委身与他以外,其他一初都不在意了。惭渐地,他不战栗了,安静起来了,十分安静起来了。她怜悯地着他依在她胸前的头。

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他吻着她的双手,吻着她的穿着羔羊皮拖鞋的双脚。默默地走开到房子的那一边,背向着她站着。两个人都静默了一会。然后,他转身向她回来,她依旧坐在火炉旁边的那个老地方。

"现在,我想你要恨我了。"他和地,无可奈何地说道。她迅速地向他仰望着。

"为什么要恨你呢?"她问道。

"女子们多数是这样的。"他说,然后又改正说:"我的意思是说……,人家认为女子是这样的。"

"我即使要恨你,也决不在此刻恨你。"她说。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应该是这样的!你对我真是太好了……。"他悲惨地叫道。

她奇怪着为什么他要这样的悲惨。"你不再坐下么?"她说。他向门边望了一望。

"克利福男爵!"他说,"他,他不会……?"她沉思了一会,说道;"也许!"然后她仰望着他,"我不愿意克利福知道……,甚至不愿让他猜疑什么,那定要使他太痛苦了。但是我并不以为那有什么错处,你说是不是?"

"错处!老天爷呀,决没有的,你只是对我太好罢了……好到使我有点受不了罢了,这有什么错处?"

他转过身去,她看见他差不多要哭了。

"但是我们不必让克利福知道,是不是?"她恳求着说,"那一来定要使他太痛苦了。假如他永不知道,永不猜疑,那么大家都好。"

"我!"他差不多凶暴地说,"我不会让他知道什么的!你看罢。我,我自己去泄露!炳!炳!"想到这个,他不禁空洞地冷笑起来。她惊异地望着他。他对她说:"我可以吻吻你的手再走吗?我想到雪非尔德走一趟,在那儿午餐,如果你喜欢的话,午后我将回这里来喝茶,我可以替你做点什么事么?我可以确信你不恨我么——你不会恨我罢?"他用着一种不顾一切口气说完这些话。

"不,我不恨你。"她说,"我觉得你可。"

"啊!"他兴奋地对她说:"我听你说这话,比听你说你我更喜欢!这里面的意思深得多呢……那么下午再会罢,我现在要想的事情多着呢。"他谦恭的吻了她的两手,然后走了。

在午餐的时候.克利福说:"这青年我真看不惯。"

"为什么?"康妮问道。

"他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家伙……他时时准备着向我们攻击。"

"我想大家都对他太坏了。"康妮说。

"你惊怪这个么?难道你以为他天天干的是些好事么?"

"我相信他是有某种宽宏慷慨的气量的。"

"对谁宽宏慷慨?"

"我倒不知道。"

"当然你不知道啊,我恐怕你把任妄为认作宽宏慷慨了。"

康妮不做声,这是真的么?也许。可是蔑克里斯的任妄为,有着某种使她迷惑的地方。他已经飞黄腾达了,而克利福只在匍匐地开始。他已用他的方式把世界征服了,这是克利福所求之不得的。说到方法和手段吗?难道蔑克里斯的方法和手段,比克利福的更卑下么?难道克利福的自吹自擂的登台术,比那可怜无助的人以自力挣扎前进的方法更高明么?"成功"的财神后面,跟着成千的张嘴垂舌的狗儿。那个先得到她的便是狗中之真狗!所以蔑克里斯是可以高举着他的尾巴的。

奇怪的是他并不这样做。他在午后茶点的时候,拿着一束紫罗兰和百合花回来,依旧带着那丧家狗神气。康妮有时自问着,他这种神气,这种不变的神气,是不是拿来克敌的一种假面具,他真是一条可怜的狗吗?

他整个晚上坚持着那种用以掩藏自己的丧家狗的神气,虽然克利福已看穿了这神气里面的厚颜无耻。康妮却看不出来,也许因为他这种厚颜无耻并不是对付女人的,而是对付男子和他们的傲慢专横的。蔑克里斯这种不可毁灭的内在的厚颜无耻,便是使男子们憎恶他的原因。只要他一出现,不管他装得多么斯文得体,上流人便要引以为耻了。

康妮是上他了。但是她却设法自抑着真情,坐在那儿刺着绣,让他们去谈话。至于蔑克里斯呢,他毫不露出破绽,完全和昨天晚上一样,忧郁,专心,而又冷漠,和主人主妇象远隔得几百万里路似的,只和他们礼尚往来着,却不愿自献殷勤。康妮觉得他一定忘掉了早上的事了。但是他并没有忘掉。他知道他所处的境地……他仍旧是在外面的老地方,在那些天生成而被摈弃的人所处的那个地方。这回的恋,他毫不重视。因为他知道这恋是不会把他从一只无主的狗——从一只带着金颈圈而受人怨骂的无主狗,变成一只享福的上流家的狗的。

在他的灵魂深处,他的确是个反对社会的、局外的人、他内心里也承认这个,虽然他外表上穿得多么入时,他的离众孤立,在他看来,是必需的;正如他表面上是力求从众,奔走高门,也是必须一样。

但是偶然的恋一下,藉以安慰舒神,也是件好事,而且他并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反之,他对于一切自然的,出自心愿的恩,是热切的感激,感激到几乎流泪的。在他的苍白的、固定的、幻灭的脸孔后面,他的童子的灵魂,对那女人感恩地啜泣着,他焦急地要去亲近她;同时,他的被人摈弃的灵魂,却知道他实在是不愿与她纠缠的。

当他们在客厅里点着蜡烛要就寝的时候,他得了个机会对她说。

"我可以找你吗?"

"不,我来找你。"她说。

"啊,好罢!"

他等了好久……但是她终于来了。

他是一种颤战而兴奋的情人,快感很快地来到,一会儿便完了。他的赤的身体,有一种象孩子似的无抵抗的希奇的东西:他象一个赤的孩童。他的抵抗力全在他的机智和狡猾之中,在他的狡猾的本能深处,而当这本能假寐着的时候,他显得加倍的赤,加倍地象一个孩子,皮肉松懈无力,却在拼命地挣扎着。

他引起了康妮的一种狂野的怜情,引起了她的一种狂野的渴望的肉欲。但是他没有满足她的肉欲,他的快感来得太快了。然后他萎缩在她的胸膛上,他的无耻的本能苏醒着,而她这时,却昏迷地,失望地,麻木地躺在那儿。

但是过了一会,她立刻觉得要紧紧地搂着他,使它留在她那里面,一任她动作着……一任她疯狂地热烈地动作着,直至她得到了她的最高快感。当他觉着她的疯狂的极度快感,是由他硬直的固守中得来的时候,他不禁奇异地觉得自得和满足。

"啊!多么好。"她颤战地低语着。她紧贴着他,现在她完全镇定下来了,而他呢,却孤寂地躺在那儿,可是带着骄傲神气。

他这次只住了三天,他对克利福的态度,和第一天晚上一样:对康妮也是一样,他的外表是毫无改变的。

他用着平时那种不平而忧郁的语调和康妮通信,有时写得很彩。但总是渲染着一种奇异的无情。他好象觉得对她的情是一种无望的情,他们间原来的隔阂是不变的。他的深心处是没有希望的,而他也不愿有希望。他对于希望存有一种恨心。他在什么地方读过这句话:"一个庞大的希望穿过了大地。"他添了一下嘴说:"这希望把一切有价值的东西都扫荡无余了。"

康妮实在并不了解他;但是她自己觉得他。她的心里时时都感觉到他的失望。她是不能深深地、深深地而不存在希望的。而他呢,因为没有希望在心里,所以决不能深

这样,他们继续了好久,互相通着信,偶尔也在伦敦相会。她依旧喜欢在他的极度快感完毕后,用自力得到的那种强烈的肉的快感。他也依旧喜欢去满足她。只这一点便足以维持他们间的关系。

她在勒格贝非常地快活。她用这种快活和满意去激励克利福,所以他在这时的作品写得最好,而且他几乎奇异地、盲目的觉得快活。其实,他是收获着她从蔑克里斯坚挺在她里面时,用自力得到的的满足的果子。但是,他当然不知道这个的,要是知道了,他是决不会道谢的!

然而,当她的心花怒放地快乐而使人激励的日子过去了时,完全过去了时,她变成颓丧而易怒时,克利福是多么晦气啊!要是他知道个中因果,也许他还愿意她和蔑克里斯重新相聚呢。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