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宋朝遇易安

穿越宋朝遇易安

寻寻觅觅,吾为惊一滩鸥鹭;寻寻觅觅,吾为寻汝。

——题记

“若能穿越,你会选择去哪个朝代?”老师课堂上提的问题浮现在耳畔,华夏五千年,二十五个王朝,哪一个是我心归处?是庄严大气的大汉王朝?还是气壮山河的威威盛唐?冥冥之中,我想起了那句千古绝唱——人悄悄,月依依。

回眸浩瀚的历史长河,我看见了那一粒泛光的雨花石——李清照。生于大宋,她婉转着赞颂“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她悲戚着暗叹“一处相思,两处闲愁。”

原来,我惦记的是她,我希望穿越的是文化高度发达的宋朝。若能一览易安居士之芳华,我再无遗憾。她的那支笔,曾记下多少千古传颂的诗篇——比如那首“载不动许多愁”,比如那句“凄凄惨惨戚戚”……“绣面芙蓉一笑开”,若我能拍拍她的肩,或许,她将愁眉舒展,莞尔一笑吧?

年轻的她,兴尽晚回舟,惊起一滩鸥鹭。“谁伴明窗独坐,我共影儿俩个。”烛光下,月明幽幽,竹林里,熙熙攘攘。明晃晃的,是深处的木屋,我和她或许在写诗,或许在对对子,静谧夜晚,时时欢声笑语。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初夏时节的早晨,我来到后院荡秋千,突见人影绰绰走进了花园,见自己的衣衫不整,含羞而走,顾不得穿鞋,头上的金钗落地,那时的快乐,如此幸福。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那时的她,享受着贵妇般的生活,与赵明诚对酒当歌,恩爱非常。

清照,正如这个名字一样,以一份韶华、一份娉颦、一份清骨,给后人留下了经典。李清照的一生,既有幸福的童年,也有浪漫的爱情;既有相思的蜜蜡,也有婚姻的苦楚;既有丧夫失家的孤寂,也有爱国的情愁。她在坎坷中,尝遍了人生百味。目睹了国破家亡的李清照“虽处忧患穷困而志不屈”,在“寻寻觅觅、冷冷清清”的晚年,她殚精竭虑,编撰《金石录》,完成丈夫未竟之功。多年的背井离乡,她那颗已经残碎的心,又因改嫁遭到士大夫阶层的污诟渲染,受到了更严重的残害。无依无靠,呼告无门,贫困忧苦,流徙飘泊,最后寂寞地死在江南。她的再嫁和诉讼离婚在当时是大逆不道,寡廉鲜耻,但今天看来,她的离经叛道,却让她的精神风骨更加夺目!

以口语入词,“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都是通俗的口语,却并不淡乎寡味,松散无力,而是精警雅隽,语工意新,好似信手拈来,却增添了许多新鲜生动的情味。

梧桐秋雨,拂袖暗香倚瘦菊,蚱蜢轻舟,载了千万愁绪。

寻寻觅觅,尽憔悴。问天语?执笔哀言,乘风归去。

相关评论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