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是一条永不枯竭的河

时光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太阳的周围最红红得那样迷人。红色向四下蔓延着蔓延了半个天空,一层比一层逐渐淡下去,直到变成了灰白色。阳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滤到她身上变成了淡淡的,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我和她共浴在阳光下,一个满头华发,一个正值青春年华。我想用尽这全身力气,只把她的模样印进我的胸腔。

暮色起看天边斜阳

她是上个世纪的人儿,我们之间隔了七十余年,隔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老话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上有长嫂,下有姊妹,她一介女流,撑起了整个家。天空中的圆月还未曾归去,她就要背上背篓,走上几里路去割青草。提着装有寂寞的灯笼,走在清清冷冷的雾霭里,我想要伸出手去抱住她,让她在漆黑的夜色里得到一丝慰藉。她带我去过年少时她割过草的地方她说这里满载着她儿时的回忆,她还说这回忆是甜的。青灯照着远方,对着眼前的一片苍茫,对着眼前的白月光,描刻着时光漫长。我站在那里,张开双手,拥抱吹来的北风,屏住呼吸,倾听远处传来的鸟鸣声。再后来,等她十五岁的时候,她从一个家搬去了另一个家,为丈夫生育了七个儿女,她用青丝白发换他们长大。儿女慢慢长大、远去、成家。现在的她,皱纹早已爬上了她的面庞,守着一方小天地过活。

背影斑驳又走过几回重!

七十余年的守候,守候着她的孩子们长大,看花开又落,秋风吹落夏月走,冬雪纷纷又是一年。正值十年文革,无数人受害,她的丈夫是一名教师,每日里担惊受怕,就怕一个不小心引来了红卫兵。家里随时都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可是逃又能逃到哪里去了?家里的重担一下子又要到了她的肩上,压弯了她的背脊,催生了她的华发。我和她一起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我拉着她的手,看着她目视远方仿佛跌进了回忆里,她在回忆里艰难的走着,走着…我的思绪又回到了过去,我们也像现在一样拉着手,不过是她的大手裹着我的小手,一起走。记得那个时候我常常在路边摘野花,让她给我带到头上,她笑咪咪的摸着我的脸说:”真好看,我的小宝贝真可爱。”笑容在她的脸上洋溢着,她的眉眼里透露出爱怜,我想以前的她一定生的极美。

此时年 彼时月

我与她相识于我出生那年,她早已成为祖母,可她偏偏对我情有独钟,她说我是她的福音。她陪我走过婴幼孩提的时代,又伴我走过兵荒马乱的青春。 似日月无休,似星辰不留,我也已经长她一个头,她的脊背越发的弯,耳背也越发严重。我怕有一天她也会看不见我,会听不见我的声音。可我也只能够叹天公太苛刻于年岁,也只能盼枝头的老雀莫催人老……她飘摇半生盼望儿女长大,希望我能够成才,盼来眉梢傍春,落叶终要去寻根。她常说想起那些过去的日子好似就在眼前,可又让人觉得这一生太漫长,只能够让人止步于眼前。我回想起无数个夜晚里她唱着山谣哄我睡觉,提着长灯送我去上学,我住校的时候她也拿着很多我爱吃东西塞进我的背包里,那时候的我们两个相依为命,我是她的希望,她是我的摇篮。似梦非梦要恰似水月镜花,我想起这些往事,看着被夕阳映衬着格外惊艳的她,就只想让时光慢一点,让我再陪她慢慢走过这世间。

曾经她是我的守护神,如今也该换我来守护她。关外的山水依旧,江上的月朦胧一片。茫茫人海,佳人或许较好容颜已不再,或许岁月沧桑布满了双眼,可时光带不走的是陪伴,也是爱。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