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心中的花朵

金金灿灿,宛若游龙。这是我初见金兰时的感受,推开那古色古香的院门,只见面前的小桌上,一朵待放的金兰正缓缓绽放。那位衣着朴素的老人,正持一把雕刻刀凝神雕刻,将灿烂的花朵雕刻在了我的心中。轻雕一刀,那金兰的花瓣就显出脱俗的风骨。一双遍布沧桑的手,一对略带浑浊的眸子,一朵盛放的金兰,刻在心中的花朵,很美,很倾城……

告别老家已有几年了,老家的一些人和事,都渐渐模糊。惟独不能忘的,便是那位凝神雕刻的老人,那朵盛放的金兰。终于有了回老家的机会,我欣喜之余脑中便是回想着那日老人同声雕刻金兰的场景。重又站在古色古香的院门前,我心里荡起层层涟漪。推门,默然。只见一位十八九岁的青年,手持刻刀,正缓缓地面前那朵盛放的金兰上精心雕琢。那双白净的手和眸中的专注,虽和记忆中的老人略有不同,可也确有几分相似。

我疑惑,正想要发问,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缓步走来,仍是那位老人,仍是衣着朴素,爽健自然。可比前几年前却多了一份佝偻。他看见我,先是微微一笑,而后示意我看那个青年。我转头,只见青年正仔细端详着面前的金兰,时不时在稍有瑕不足的地方再轻刻一刀。青年的汗水已浸透了他身上的衣衫,可他仍没有一点放松。这是专注吗?是执着吗?还是那份对木雕的热受?

少时,青年手中的金兰已雕刻好了。整齐的花瓣,栩栩如生的花心,形如一朵出尘脱俗的空谷幽兰。老人微笑着,用欣赏的眼光看着青年道:“人老了啊!终究是不行了,去年手患疾病,不停地颤抖,医生说我这一辈子怕是雕不成木雕了。所幸的是,我这点手艺还有人肯学,他很刻苦,悟性也很高,再过几年,怕是要赶上我了。青出于蓝胜于蓝,只要这份手艺,这门文化没有断了传承,我不能刻木雕了,又有什么关系呢?”老人说罢,发出几声爽朗的笑声,看着那朵盛放的金兰,我仿佛懂了……

是啊!刻在我心中的花朵,不仅是金兰,还有那份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和热爱。老人是不能继续雕刻了,可木雕这门手艺还在!这种传统的文化艺术还在!在青年人的手中,这份中华传统艺术的精髓,将继续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这,是中华文化的根,是华夏文明的根!

金金灿灿,宛若游龙。又见金兰盛放,铭刻于我心,轻风微抚花又开,很美,很倾城……

木雕,还有那份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热受,就是刻在心中最美的花朵!

内容推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