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奥姆帕—洛姆帕人

“奥姆帕—洛姆帕人!”所有的人同声叫道,“奥姆帕—洛姆帕人!”

“是直接从洛姆帕国引进的。”旺卡先生自豪地说。

“根本没这么个地方。”索尔特太太说。

“对不起,亲的夫人,不过……”

“旺卡先生,”索尔特太太叫道,“我是个地理教师……”

“那你将会了解这一切,”旺卡先生说,“啊,那是个多么可怕的国家啊!那儿长着茂密的丛林,世界上最凶险的动物出没于丛林之中,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那儿有长角的野兽,巨鼻怪兽和可怕又邪恶的厚皮怪兽;一只厚皮怪兽一顿早餐就要吃掉十个奥姆帕—洛姆帕人,吃完不算还 会飞回来再吃上第二餐。我到那儿 时,发现这些可怜的奥姆帕—洛姆帕人都住在树上的屋子里。他们只能住在树屋里,这样才能躲开厚皮怪兽、长角怪兽和巨鼻怪兽的袭击。他们靠吃绿虫过活。绿 虫的味道惑心极了,于是奥姆帕—洛姆帕人每天不停地从这棵树攀爬到那棵树寻找别的东西,然后把它们跟绿虫一起捣烂,这样吃起来味道稍好些——象红甲虫 啦,桉树叶啦,还 有梆梆树的皮啦,这些东西都很难吃,可总不象绿虫那样令人恶心。可怜的小奥姆帕—洛姆帕人!他们最吃的东西是可可豆,但是却无法得 到.一个奥姆帕—洛姆帕人一年能找到三四颗可可豆那就算很幸运的了。噢,他们实在太想吃可可豆了,他们整夜梦见的是可可豆,整天谈的也是可可豆。只要对一 个奥姆帕—洛姆帕人提到‘可可’这个词,他就会直淌口水。可可豆,”旺卡先生继续说道,“长在可可树上,而所有的巧克力恰恰都是用可可豆制成的。没有可可 豆就无法做出巧克力,可可豆就是巧克力。我的工厂里每星期要用去无数的可可豆;于是,我亲的孩子们,当我发现这些奥姆帕—洛姆帕人发疯似的酷这种食物 时,我就爬上树到了他们的树屋村落,我把头从这个部落头领的树屋门里伸进去。这个可怜的小东西看上去那么瘦,真快饿死了。他正坐在那儿,硬着头皮在吃一盆 捣烂的绿虫,否则他就要饿晕过去。‘喂’我说(当然我讲的不是英语而是奥姆帕—洛姆帕语),‘听着,如果你能和你的人民一起到我的国家,住到我的工厂 里,那你们要吃多少可可豆就能吃多少!我的仓库里堆放着那么多堆成山的可可豆!你们每顿都能吃可可豆!你们尽可放开肚子吃个够!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用可 可豆支付你们的工资!’

“‘你的话当真?’奥姆帕—洛姆帕人的头领从他的椅子里跳起来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说,‘你们也可以吃巧克力。巧克力的味道比可可豆更好,因为巧克力里还 加了糖和牛。’

“这个小人儿高兴得大叫起来,一下就把他那盆烂绿虫从树屋窗口扔了出去,‘就这样定了!’他大声说,‘快!让我们走吧!’

“于是我用船把他们全装运来了,整个奥姆帕—洛姆帕的男女老少。这很容易,我把他们装进一个大集装箱里,集装箱上开几个孔,这样他们全部安全抵达。这 些奥姆帕—洛姆帕人真是出色的工人,而且现在都能讲英语了。此外,他们能歌善舞,会编唱歌曲。我想你们今天能不时听到一些好听的歌。不过我得告诫你们,他 们也是非常淘气的,开玩笑,他们身上穿的仍然是原先那种在丛林中穿的衣服,不肯换掉。你们已经看到河对岸的男人们身穿鹿皮服,女人们则用树叶遮身,孩子 们全都赤身体。女人每天都要用新鲜树叶……”

“爹爹!”韦鲁卡·索尔特(就是那个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的女孩)大叫起来,“爹爹,我要一个奥姆帕—洛姆帕人!我要你给我弄一个奥姆帕—洛姆帕人 来!我马上就要一个奥帕帕—洛姆帕人!我要把他带回家!去啊,爹爹!给我弄一个奥姆帕—洛姆帕人嘛!”

“好了,好了,我的宝贝!”她父亲劝她说,“我们不该打断旺卡先生。”

“我要一个奥姆帕—洛姆帕人嘛!”韦鲁卡哭闹起来。

“好,韦鲁卡,好吧。可眼下我不能给你弄到,耐心一点,等参观结束我想你会有一个的。”

“奥古斯塔斯!”格卢普太太喊起来,“奥古斯塔斯,我的宝贝,你别那么干。”或许你们也可以猜到,奥古斯塔斯已经偷偷溜到了河边,他跪在河岸边,拼命用两手舀起巧克力液住嘴里倒。

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