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巨大的玻璃电梯

“我可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旺卡先生大声说:“这些孩子就象兔子似的一下就不见了!不过你们不用担心!他们全会出来的!”

旺卡先生打量了一下走廊里站在他身旁的几个人,只剩下两个孩子——迈克·蒂韦和查理·巴克特,还 有三个大人——蒂韦夫妇和乔爷爷。“我们继续走么?”旺卡先生问道。

“那当然啦!”查理和乔爷爷一齐喊起来。

“我走不动了,”迈克·蒂韦说,“我要看电视。”

“如果你累了那我们还 是去乘电梯吧,”旺卡先生说,“电梯就在这儿。来啊!我们进电梯吧!”他连蹦带跳走到了电梯移门跟前。门滑开了,两个孩子和三个大人走进了电梯。

“看看,”旺卡先生大声说,“我们先按哪个按钮?你们挑吧!”

查理·巴克特惊讶万分地瞪大眼睛环顾着四周。这是他有生以来所看见的最古怪的电梯。到处竟然全是按钮!墙上,甚至连顶上全都布满了一排排的黑色小按 钮!每面壁上肯定有一千个,顶上同样也有一千个!这时查理注意到,每个按钮旁都有一小块印好的标签,上面标明按下按钮会到达的房间。

“这可不是一架一般的升降电梯!”旺卡先生自豪地宣称道,“这架电梯可以横走纵走斜走,随你想怎么走都行!整座工厂里所有房间它都能到,不管房间在哪儿!你只要按按钮就行……唰一声!……你就去了!”

“真不可思议!”乔爷爷喃喃说道。他瞪着那成排的按钮,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采。

“整座电梯是用透明的厚玻璃做成的!”旺卡先生声称道:“四壁、门、顶、地板全是玻璃的,所以你们能透过它望见外面!”

“可什么也没看见啊。”迈克·蒂韦说。

“挑一个按钮试试!”旺卡先生说,“两个孩子各按一个。挑选一个吧!快!每个房间里都有些奇妙致的玩意儿。”

查理迅速开始看起按钮的标签来。

一张标签上写着:冰糖石矿——深一万英尺。

另一张上写着:椰子溜冰场。

还 有……草莓汁水槍。

种在你家花园里的太妃苹果树——各种大小具备。

对付你的敌人的爆炸糖果。

晚上在上吃的发光硬糖。

给隔壁小男孩吃的薄荷枣——吃了可让他的牙齿绿上一个月。

补牙洞的焦糖——不再需要牙医。

给饶舌父母吃的粘牙太妃糖。

会蠕动的糖——吞进肚后会在肚里快活地蠕动。

看不见的巧克力——上课吃不会被发现。

吸的糖衣铅笔。

嘶嘶起泡的柠檬水游泳池。

奇妙的手捏油巧克力软糖——把它捏在手里,立刻会尝到它的味道。

彩虹水果糖——吃后全身会闪出六种不同的色彩。

“快点动手吧!快按!”旺卡先生叫道,“我们不能一直这么等着!”

“这么多地方有没有一间电视室啊?”迈克·蒂韦问道。

“当然有罗,”旺卡先生答道,“就是那儿的一个按钮。”

他指出那个按钮,大家看去,只见那个小按钮旁的标签上写着:电视巧克力。

“嗬喝!”迈克·蒂韦大叫起来,“那是为我准备的!”他伸出拇指按了一下那个按钮。即刻就传出了一阵响亮的嘶嘶声,电梯门哐一声关上了,电梯象给黄蜂 螫了一下,嗖一下跳了起来。不过它是横着走的。所有的乘客都站立不稳倒在地板上,只有旺卡先生抓住项上垂下来的一根带子稳稳地站着。

“起来,起来!”旺卡先生嚷道,哈哈哈大笑起来。他们正摇摇晃晃站起来时,电梯又改变了方向,猛然转了个弯,他们又一次跌倒了。

“救命!”蒂韦太太大叫道。

“抓住我的手,太太,”旺卡先生殷勤地说,“给你!抓住这根带子!每个人都抓住一根带子,旅行还 没结束呢!”

乔爷爷摇摇晃是地站了起来,抓住了一根带子。小查理不够高,抓不到带子,于是他紧紧抱住了乔爷爷的腿,紧贴在他身上。

电梯风驰电掣就象一架火箭。这会儿它又开始朝上了,它飞快地斜着上升,好象正在沿一道非常陡峭的山壁向上攀去。突然,它好象爬到了山顶,翻过了一道悬 崖,接着就象一块石头一样朝下滚去,查理觉得自己的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乔爷爷则叫起来:“妙哇,我们走啊!”蒂韦太太大叫:“绳子断了!我们都要摔死 了!”旺卡先生说:“镇静,亲的太太!”同时劝慰地拍拍她的手臂。乔爷爷低头看看查理,他正紧紧站在他的腿上,乔爷爷说:“你没事吧,查理?”查理大声 说:“我喜欢这样!就好象在坐滑橇!”就在这么朝下冲去的时候,他们透过电梯的玻璃墙,看见了别的房间里一些闪而过的奇妙景象:

一只巨大的喷嘴,一些褐色黏稠的东西从喷嘴里淌出来流到地板上……

一座高大陡峭的山,整座山全是油巧克力,上面有许多奥姆帕—洛姆帕人,为安全起见,他们身上都系着绳子,正在这座山壁上劈下大块一大块的油巧克力……

—架机器喷洒出白色的粉末,就象刮起一场暴风雪……

一个热焦糖湖,蒸腾着滚滚热汽……

一座奥姆帕—洛姆帕人村庄,小珑的房子和街道,几百个还 不到四英寸高的奥姆帕—洛姆帕小孩正在街上玩耍……

这时电梯开始平走了,但速度似乎更快了,它飞速向前冲去时,查理能够听见呼呼的风声……电梯旋转着……转了个弯…朝上升去……又朝下……再……

“我要呕了!”蒂韦太太尖叫起来,脸色发青。

“请别呕出来。”旺卡先生说。

“快帮我止住!”蒂韦太太说。

“你最好拿住这个,”旺卡先生说,他从头上拿下他那顶奇妙的黑色大礼帽,底朝上,递到了蒂韦太太的嘴边。

“快让这可怕的东西停下!”蒂韦太太命令说。

“不行,”旺卡先生说,“非得到了那儿才会停下。我只希望这时没人在使用另一架电梯。”

“跟这架电梯同一轨道相对行驶的另一架电梯。”旺卡先生说。

“天哪!”蒂韦太太嚷嚷道,“你是说我们有可能会发生碰撞?”

“至今为止我一直很幸运。”旺卡先生说。

“这下我真的要晕过去了!”蒂韦太太尖叫起来。

“不,不!”旺卡先生说,“现在不会碰撞了!我们差不多已经要到了!别弄脏了我的帽子!”

紧接着,听到了一声尖利的刹车声,电梯开始慢了下来,接着停住了。

“太吓人了!”蒂韦先生说,用一块手帕擦拭着他那张汗流满面的大脸。

“再不要乘这种电梯了!”蒂韦太太气喘吁吁地说道。这时电梯门滑开了,旺卡先生说:“稍等片刻!听我说,我要求你们每个人进了这间房间必须非常当心!这儿有很危险的东西,请你们千万别去碰它。”

内容推荐